在這不算短的兩年之中,我從菩薩和老師那學習到太多的事,有太多的感動想要跟各位分享,也算是結合座談會的心得和求子的歷程。

2008 115日,我在座談會中第一次向菩薩問事:求子。這對於一個已經有一個可愛的女兒、身體健康的我來說,真的是意想不到的事。那時的我想要準備懷第二胎,不知怎麼的,每次算好時間做功課,不到幾天,腹部就會無緣的痛,那種感覺就好比身體想要把子宮內可能已經受精的卵,排出體外. 一回、兩回、三回...我肚子都沒有消息,因此才會向菩薩乞求,不過老師的回答是:「你是不是有拿過小孩?你有跟小孩道歉嗎?小孩一直在等你說道歉...」頓時,我淚如雨下,的確,年輕的我不懂事,做錯了事情,直到那時都還未向被我拿掉的小孩道歉。老師說到:「要我好好向小孩認錯,也許很快,也許三個月後寶寶就會來了。」回到家裡,一個人坐在沙發上,對著虛空懺悔,那時的心裡沒有恐懼,只有疼惜,疼惜我的孩子一直在等我,等著我的一句話、一個解釋,一直在等,等了十年

就在兩天後的117日,意外地發現我懷孕了! 心中無比的感謝,感謝菩薩、老師的幫忙與提點,整個人完全浸潤在懷孕的喜悅中。但怎知這愉悅的心情,在一次出血中瞬間消失,提著不安的心去醫院檢查,醫師說照不到心跳,由於當時只有六週,醫師說等看兩個星期再來照心跳。打了一針黃體素和拿著安胎藥回家躺著,內心的害怕與失落一直籠罩著,無奈寶寶仍然撐不過,在12月初baby走了。

憑藉著生化生科的背景,我認為這是一個自然淘汰法則。隔年3月我再度懷孕,真的是很神奇,時間都算的剛剛好,心中又再度燃起希望,一切小心翼翼,深怕一不小心,寶寶又不見了2009331日,參加座談會後,買了一瓶水請菩薩加持,希望肚子裡的寶寶能健健康康的長大。隔天早晨,夢到自己上完廁所,赫見衛生紙上都是血,猛然驚醒,趕緊衝進廁所查看,這一看,心都碎了,真的出血,上次流產不安的感覺又席捲上來。趕緊聯絡醫師,超音波顯示寶寶有心跳,但是跳得很慢,醫師語帶保留地告訴我回家好好安胎、按時吃藥、持續觀察。此時的我安慰自己,若寶寶不健康,硬是留下來也不好,但是心中仍有一絲絲的期待,期待自己不要再出血,期待寶寶健健康康

冥冥之中菩薩早已安排好了...兩星期後的417日,帶著表妹一起去參加座談會,原本沒有報名的我,意外地在現場候補到缺額,那時是早上9:00,一般來說應該都額滿了,似乎冥冥之中菩薩已有安排。輪到我時,我告訴老師我現在懷孕出血,老師摸了我的肚子,告訴我:「寶寶心跳得很慢,怎麼辦?」我...我能怎麼辦...老師教我向菩薩乞求,乞求菩薩救救我的小孩。我跪在前面,淚流滿面,雙手懺抖著向菩薩乞求救我的寶寶,乞求得到三個聖筊,不過,菩薩沒有應允。老師在旁邊幫我乞求,也得不到菩薩的聖筊,回到位子,老師用堅定眼神看著我:「你相信菩薩嗎?」我說:「我當然相信!」老師給我一本普門品,叫我回去誦唸,乞求菩薩的幫忙。兩星期後,寶寶的心跳在超音波的確定停止後,我用藥引產。

我想,這堂課,我要學習的是-信念。

文章標籤

菩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